• 现在的位置:主页 > 动画情报 >
     动画情报

    揭秘庞大的日本情报机构群(图)

      日本多家媒体11日报道,一名50多岁的日本女性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在上海被捕,至此今年已有4名日本间谍嫌疑人遭到中方逮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此前证实,中方有关部门依法逮捕了两名在华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籍嫌疑人。对于日媒提到的另外两名间谍嫌疑人,中方尚未确认。

      虽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开否认向中国派遣间谍,日本媒体也声称,类似情况“实属罕见”,但实际上,中国一直是日本情报收集的重点对象。多年来,日本为谋求成为情报大国,逐步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群,而首相安倍晋三在上台后更加注重情报工作,着力培养谍报活动专家,从而提升对外谍报能力。

      上月底,日本一些媒体最先曝出两名日本间谍嫌疑人在中国被捕的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9月3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方有关部门依法逮捕两名在华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籍嫌疑人,有关情况已向日方进行了通报。

      经过多年发展,如今日本已经拥有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群,最近媒体报道中频繁提到的公安调查厅,其实只是日本整个情报系统的一支,隶属于法务省。除此之外,日本政府(内阁情报调查室)、外务省(外务省国际情报局)、防卫省(情报本部)和通商产业省均设有各自的情报机构,民间也有一定规模的商社情报网。

      在日本情报系统中,各个机构既各司其职,又互有合作,其中内阁情报调查室直属内阁官房长官领导,通过官房长官定期向首相提供情报;公安调查厅具有对外情报和反间谍的职能;防卫省情报本部主要负责军事情报;通商产业省则是日本经济情报网的核心,重点搜集经济科技情报。

      安倍自2012年年底上台后,不断寻求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扩大自卫队活动领域。为配合这一策略,他非常重视情报工作,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创建了日本版“国安会”——保障会议,作为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司令塔”。

      2013年12月,日本保障会议正式成立,翌年1月,保障会议的事务机构保障局成立,其成员来自外务省、防卫省、厅等部门。国安局下设“宏观”“战略”“情报”“同盟国·友好国”“中国·朝鲜”以及“中东等其他”6大部门。

      消息人士透露,新设立的对外情报机构不仅将对现有机构掌握的情报进行收集和集中分析,还将具备独有的情报收集能力。日方还打算派人出国考察,目的地包括英国,可能以英情六处为模板,设立海外情报机构。军情六处正式名称为英国秘密情报局,是英国三大情报机构之一。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2013年5月强调了培养谍报活动人才的重要性,表示“将加强对专门的、有组织的情报收集手段和体制的研究。”《东京新闻》报道,对对方政府高级官员等特定地位和立场的人物接触,并获得有利于本国利益情报的谍报活动,称为“人力情报”。日本政府正在考虑的正是这种“人力情报”,这是合法行动,更重视与人员的交际。

      安倍首次执政时设立的“情报机能强化检讨会议”曾于2008年提交过一份汇总报告,其中也谈到了“人力情报”的重要性。报告认为,“情报收集的对象国和对象组织是封闭性的,因此很难获得其内部情报”,“为了获得高质量情报,应当加强培训,通过积累知识和经验,培养对外人力情报的专门人才”。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10日报道,一名日本女性在上海因疑似从事间谍活动被捕。日本《每日新闻》11日报道称,据相关人士透露,在上海被扣押的日本女性年龄50岁左右,本人为中国人,后来加入日本国籍,其亲属目前仍在中国居住。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涉嫌从事间谍活动被中国政府拘捕的另外3名日本人身份先前也被曝光,他们分别是一名原籍朝鲜的日本男子、一名私企职员和一名从事日中交流的“友好人士”。其中两人承认受日本公安调查厅委托提供情报,但未承认从事威胁中国政府的活动。

      在中国东北的辽宁省丹东市被抓的男性50多岁,家住日本神奈川县。据消息人士称,其父亲是朝鲜人,母亲是日本人。幼年时代一家人来到朝鲜。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朝鲜出现饥荒,食物短缺。其母希望“死之前回到日本”,加上民间团体的支援,他下定决心脱北。2000年以后,他取得日本国籍,开始在神奈川县生活,从事服务业。因为妹妹还在朝鲜生活,从几年前开始他频繁往返中朝边境城市,搜集朝鲜情报,曾经向媒体提供过消息。他的行动引起了中国门的注意,今年5月他被拘捕,9月15日被送检。

      另一名在浙江省平阳县被拘的日本男子,是家住爱知县的50多岁男子。他在中国人开的一家人才派遣公司工作,由于工作原因,频繁来浙江出差。有证言称该男子是一名“军事爱好者”,他因为闯入了浙江东部的一处军事管理区域,并进行拍照,有可能从事间谍活动。今年1月,曾有一名辽宁男子因为在军事设施内拍照,并且向海外的杂志提供照片而被判8年徒刑。

      据悉,上述两人已经向中国有关部门承认受日本公安调查厅委托提供情报。除此之外,还有一名日本男性在中国被拘,该男子是60多岁的东京人,曾经在航空公司工作,退休后在北海道经营一牧场,同时创立了一个人才派遣相关的公益团体。据悉,他在日中的财界和政界均有人脉,还曾经上过中国媒体,是一名所谓的“日中间友好人士”。但是,有关人士称该男子只是被拘接受调查,很可能被释放。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11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一国专门情报机构派出到他国从事间谍行为的核心情报人员只占少数,例如某些人以该国驻外使领馆人员身份为掩护,从事情报搜集和指导工作,如果被发现,就会被驱逐出境。更多情况是利用某些本国人员出国的机会或发展驻在国人员,并委托他们搜集对象国情报和提供线索。无论他们身份是不是“民间人士”,毫无疑问他们从事的都是间谍活动。

      李伟说,日本历史上就是一个情报国家。近年来,他们迫切想了解中国的军事发展程度、科技发展水平以及战略部署情况,很多被抓获的日本间谍都出现在军事基地附近,试图在对我敏感区域测绘等。此外,近年来中日关系相对紧张,特别是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的争议一直不断。日本投入越来越多的间谍人员来为它的外交政策服务,企图通过非正规的渠道来获取更多“内部信息”。

      据介绍,日本间谍曾多次来中国进行非法测绘活动。当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前,就先对大半个中国进行了测绘。而2014年,有关部门还曾抓获一名日籍间谍,他携带测量设备,从甘肃庆阳出发,沿秦岭一路向东测量。在此期间,为掩人耳目,他还雇用了当地的车辆和司机,装扮成游山玩水的游人,后来因闯入宝鸡某要地被抓获。

    漫画APP客户端

    国际新闻_环球网—版权所有

    <